【对莫言获诺奖的一些感想 2400字】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大全 > 当代诗歌,time:2019-06-10 13:36
上一篇:【20xx年猴年新春贺词大全 3100字】 下一篇:江南大学2019年海内外优秀人才招聘启事

【对莫言获诺奖的一些感想 2400字】

对获诺奖的一些感想安徽大学汉语言文学李琦近些年来,每当诺贝尔揭晓之时,国内的许多媒体便开始如火如荼地讨论报道起这一话题。

媒体关注的问题可谓是五花八门,涉及方方面面,但最让中国人关心的、最受媒体追捧的还是中国人何时才能获得此殊荣。 中国人对诺奖怀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20xx年10月11日瑞典文学院宣布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中国作家,这一消息在让国人欣喜的同时也解开了心中长久的“诺奖之殇”,体制内的纯粹的中国人第一次获得了这一国际大奖。

于是乎,各类报道层出不穷,新闻热点不断,莫言作为一种符号彻底地火了。 可以说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意料之外,由于社会制度、社会意识及评价标准的不同,作为体制内的标准中国人一般被认为很难获得此奖。 情理之中,莫言作品的特点风格以及此前各种猜测报道似乎给人们释放出一种信号。

瑞典文学院在表达有关莫言获奖的理由时这样说道,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一个出发点。 另一方面,莫言独特的、易为西方人接受的表达方式,作品被广泛翻译也是其获奖的原因所在。

如果国内其他作家的作品有机会被成功地介绍到国外,或许又是另一番结果了。 此外,时代因素、全球化的发展及个人机遇也是获奖的一些原因。 谈到莫言此次获奖,社会各界可谓是褒贬不一,莫衷一是。 有的认为莫言获奖是实至名归,确有大师风范。 而有的则在质疑莫言配不配获此殊荣,对其实力进行批判质疑。 个人觉得,对莫言此次获奖,我们首先是应持肯定态度的。

存在即合理,组委会这样决定自然有其道理所在。 而且,无论如何,莫言此次获奖本身就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情。 而至于“配不配”这一问题,似乎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本身中西方意识及评价标准机制就存在很大的不同。

针对国内有人说中国有许多作家比莫言优秀,XX更值得获奖的说法,个人觉得是不妥当的。 个人评价出发点不同,得出得结论自然会不一样。

而且,即使是某某其他作家获奖,我们仍旧会去找出其他的东西来质疑他。

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便有“莫言比某某更有资格获奖”的言论存在了。 总之,无论是如何大师获奖,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声音存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当然,对此次获奖本身而言,我们是应该高兴骄傲的,毕竟这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年大事。

但同时通过此事引发的一系列反应及状况,我们也应该看到一些问题。

其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已经超出了事件本身,更是与文学风马牛不相及,渐行渐远。 正如某按自己所说,我经历了一场人生的洗礼,围绕着诺贝尔文学奖这个问题诸多的争端是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我看到了人心。

由这件事凸显出来的首先便是中国人那长久不变的“诺奖情结”,者在其揭晓之前便已将反映出。

文论史文学界、大众,甚至是政府都对诺奖抱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这其中有焦虑、有期盼、有争取,也有失望。 中国人渴望被世界承认,尤其是被西方承认,努力的想融入西方的文化思潮中。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民族自卑主义的表现。

难道真的只有被西方承认的作品才算好作品,被西方推崇的作家才算好作家吗,中国人自己的评价标准与机制又在哪里呢?中国人一直在努力试图从西方人的肯定中来定位自己的价值。

正如《卫报》那样指出,在大部分国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将被视为具有创造性的个人智慧,而非集体象征而当局希望有生活、工作于中国的中国人获得诺奖来作出对伟大民族的证明,以及全球市里的表率。 这一说法虽有意识形态的作用,但也可谓切中要害。

另一方面,诺奖真的就是一种绝对的权威性存在吗,它的价值又在哪里,长期以来我们是不是误读了其价值?可以看到,世界上有许多著名作家并没有获得诺奖,但他们的成就与影响力并不比那些获得诺奖的人小。

而且我们把其作为一种民族集体智慧的象征本身就存在问题。 就诺奖本身而言,它并不能看做完全意义上的世界文学奖,它的评价标准与机制主要来自与西方世界。 因此,过分的、扭曲的、误读的诺奖情结是不可取的。

另一个问题便是揭奖之后国人的一系列反应行为。

短短一段时间内,莫言彻底的火了。 然而,这个莫言并不是莫言本身。

或者说,莫言已经只是一个符号,无论是莫愁、莫急也好。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莫言被各种势力相互夹击,被过度消费。 出版业、旅游业、影视业及各类媒体齐聚而来,最大限度的挖掘其商业价值。 甚至有人说近几年内文学类专业将由冷转热,文学发展将迎来一个春天。

想必大有夸张之说,果真如此,那么我们这些文学类专业学生将要转悲为喜了。

在这一过程中,莫言已经被彻底的符号化了。

我们追捧的不是莫言本身的成就智慧,而是他所倒给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及商业价值,莫言已不再是莫言。

针对近日家乡政府斥资亿“红颜红高粱文化”这一做法,莫言本人则显得很无奈,各种被消费。

同时,有出版业将再度繁荣文学类专业受热捧这一说法可以看出,我们推崇的已不再是文学本身,一切都是商业价值在其引导作用,作家和文学都在逐渐成为商业的附庸,独立性在丧失。 最后,回到文学本身的问题上来。 有着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我们的关注点已经完全偏离了文学,文学已不再是纯粹的文学。 文学需要什么,文学作品何为经典化,如何经典化,这是我们长期讨论的问题。

按照常规的说法便是真善美的结合,这是优秀文学作品所必须的。

然而,何谓真善美,其评价标准又是什么呢?纵观整个现当代文学作品,比莫言作品更具真善美的比比皆是,那么为什么是莫言而不是其他人,为什么在真善美的指导下没有产生什么优秀的作品,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想必,获奖之后的莫言及其作品将会被重新解读,塑造文学作品的经典化。

这是中国文学界的惯常做法,以致于到最后作者都不识其作品了。

其实客观的作品并没有发生变化,变化的是我们内心的评价标准。

另外,中国文学如何发展,是一味追求外国思潮而忽视其本国民族文化,一味追求格式创新而忽视内涵思想,一味追求市场化而忘记文学初衷还是其他方面呢,这些问题需要我们不懂、断解决。 中国文学发展,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总之,对待莫言获奖这一事件,我们既需要感性上的自豪,也需要理性上的反思。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