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抒音:从空天军组建看俄军兵种改革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大全 > 当代诗歌,time:2019-06-09 12:47
上一篇:李扬:货币会逐渐消失,我看好金融货币 下一篇:李抒音:俄军改革在试错中坚定前行

李抒音:从空天军组建看俄军兵种改革

资料图:11月30日,俄空天军苏-34战斗轰炸机装配“空空导弹”在叙利亚执行轰炸任务。

  2015年8月1日,俄军宣布了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将空军和空天防御兵合并,组建一个新的军种——空天军。 尽管这一消息在俄军内已有传闻,但这么快就付诸实施还是令人震惊。 但更为震惊的还在后面。 不到两个月,9月30日,新组建的俄空天军就开始对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实施空袭。

目前看来,俄军的空袭行动取得了明显战果,与此前国际反恐联盟的低效率形成鲜明对比。 俄此次行动不仅达成了多重战略目的,有力地展示了新组建的空天军的作战能力,还向世人表明,俄军“新面貌”改革取得了成功。

其中,历时20多年、争议颇多的军兵种体制调整被实践证明是合理的。

  从五大军种到三军种两兵种  一国军队保持什么样的军兵种体制,既由这个国家的国情军情决定,也要符合世界军事发展的基本趋势,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 1992年5月俄军组建时,继承了苏军的五大军种结构,即陆军、战略火箭军、国土防空军、空军和海军,另外还有空降兵和军事航天力量两个独立兵种。

与此同时,俄军为了适应军事政治形势的需要,提高军队指挥和使用的效率,减少指挥机关的数量,开始酝酿完善军兵种体制。

  从1993年到1996年间,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责成总参谋部、各军种总司令部及相关科研机构开展了一系列研究,最终由总参谋部提出了一项名为“改革-2000”的方案,即首先于2000年前建立四军种结构,2000年后逐渐向按武装力量的行动范围陆、海、空天三军种过渡。 总参谋部当时之所以考虑要先建立四军种结构,主要是考虑到战略火箭军的军种地位难以撼动,削减军种的方案主要通过撤销国土防空军来实现。 1996年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格拉乔夫因工作不力被迫下台,这一方案也因此搁浅。   罗季奥诺夫接任国防部长后,坚持暂时保持原军兵种体制不变,这一主张同叶利钦信任的国防会议秘书巴图林产生了严重分歧。 巴图林坚持要将国土防空军和空军合并,并将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太空防御部队并入战略火箭军,组建一个新军种——导弹太空军。 由于仅仅担任了10个月的防长,罗季奥诺夫在军队改革上并没有多大作为就被迫下台,由战略火箭军总司令谢尔盖耶夫接替。

谢尔盖耶夫自然选择了巴图林的方案,不顾国土防空军将领们的强烈反对,大刀阔斧开始合并。

1997年底,战略火箭军接收了军事航天力量和原隶属于国土防空军的导弹太空防御部队等共578个单位;1998年底,国土防空军和空军合并为新空军。 这种简单化的合并此后遭到了部分军方领导和军事专家的强烈批评。 俄安全会议秘书科科申就公开表示,战略火箭军不仅不应强化其军种地位,还应该被并入陆军。 这一时期,俄军兵种结构调整主要围绕两个问题,一是战略火箭军的军种地位问题,其实质是核力量与常规力量之争;二是军事航天力量的归属问题,这涉及未来空天力量的建设发展。   普京上任后,担任国防部长的伊万诺夫坚定地站在了发展常规力量一方。

他首先拿战略火箭军开刀。 2001年,俄军将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太空防御部队从战略火箭军中分离出来,组建为一个独立兵种——太空兵,并将战略火箭军降格为独立兵种,成为战略火箭兵。 这样,俄军建立了三军种三兵种的体制,即陆海空三军种与空降兵、太空兵和战略火箭兵三个独立兵种。   2008年俄军启动“新面貌”改革后,俄军继续对武装力量结构进行调整。 首先,对于空降兵仍保持独立地位,俄军内仍存在争议。 有一种意见认为应将其归入陆军。

但是,由于空降兵部队战功卓著,成就辉煌,加之历任空降兵司令据理力争,其独立兵种地位在历次改革中都无人能够撼动,几次将空降兵并入陆军的方案也无果而终。

  2011年11月8日,俄军宣布组建空天防御兵,这个新兵种实际上是由太空兵整合原空军空天防御战役战略司令部下属防空部队而成。 这样,俄军就形成了新的三军种三兵种结构,即陆海空三军种和空降兵、空天防御兵和战略火箭兵。

但这只是迈向构建统一空天防御体系的第一步。

2015年8月1日俄军宣布组建空天军,标志着俄军在体制上实现空天防御力量的整合,可以对全军的空天防御力量进行统筹规划、集中建设和统一指挥。 与此同时,也使俄军结构历史性地转变为三军种两兵种。 不过,这应该不是俄军兵种体制改革的终点。

未来空降兵和战略火箭兵能否保留独立兵种的地位,还值得观察。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