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回 四对四(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大全 > 当代诗歌,time:2019-07-09 14:42
上一篇:PDF转Word转换器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第三百三十四回 四对四(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一下子意识到这一定是红花鬼母的突袭,这会儿他刚打出一个暴击,还在换气的阶段,看起来这一下难以硬挡,于是脚下反踏丐帮的七星莲花步,双手持刀,运起屠龙刀法的龙游浅水,密云不雨等防守招式,飞快地拨击那些无法闪避开的天蚕丝。 只见天狼一边以各种精妙身法后退,一边把自己包裹在一团红色的刀光中,而那些鬼魅一般的天蚕丝不断地与斩龙刀空中相撞,爆出朵朵火花,震得空气都仿佛在燃烧与激荡。 天狼一边挥刀,一边向后退步,不停地旋转,后撤,几乎每转一个圈都会挥出六七刀,凛冽的刀气与那十余根天蚕丝在空中碰撞,就好象在天狼浑身的红气周边擦出点点火光。 天狼从这隐隐的火光中,看到离自己二十余步外,红花鬼母正裹在一团淡紫色的气焰之中,手中的十余根天蚕丝如有生命的活物一般,不停地冲着自己身前穴道袭来,那些天蚕丝被刀气略一击退,马上又飞扑上前,招招不离自己的要害。

天狼退出了十余步,却完全无法摆脱红花鬼母天蚕丝的追袭,甚至感觉到红花鬼母的攻势更加强烈,他意识到红花鬼母用的是极为高明的借力打力的办法,借着自己刀气的威力,天蚕丝与自己的发出的刀气一触即退,却又马上弹起后攻击自己新的穴道。 饶是自己这样一边退一边卸来势,却也半点不能化解红花鬼母这凌厉的追击,因为她的天蚕丝所使的内力。 有八成是借着自己刀上的内力。

除非自己力竭倒地,不然是根本无法摆脱天蚕丝的攻击。 天狼心下雪亮,此等武功与当年火松子使出的六阳至柔刀法有异曲同功之妙,都是借着对方的护身内力,把对方限制与缠绕在自己的护身武功中,靠着借力打力,最后活活把对方累死为止。 端地是非常歹毒阴险的高深武功。

天狼想到了当年破解火松子的六阳至柔刀时,情况比现在还要危急,当时自己连火松子的方位都无法判断,最后还是靠着使计叫破了他的身份,让其自动停下了攻击。

才靠着人不由命一招翻盘,多年过去了,而当年的大战仍然历历在目,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回想起来,仍然让自己不寒而栗。

红花鬼母的天蚕丝唤起了天狼心中对六阳至柔刀的回忆,那种把自己封闭在护身剑法中。 听着外面接连不断的刀剑相交的声音,手臂上阵阵酸痛袭来,而内力就象水一样不停地顺着剑身向外流。 那种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折磨实在是让人恐惧,在这一瞬间,天狼作了个决定:不再后退,正面与鬼母硬碰硬。 天狼想到这里。 双手紧紧地握住刀柄,体内的气息加速流转,左手阳劲,右手阴劲,红色与金色的两股气劲源源不断地流入到刀中,而周身的气息也由刚刚已经开始微微褪色,不再鲜艳的大红变成了左红右金。

气流重新变得强烈起来。

红花鬼母一下子意识到了天狼开始暴气,准备破釜沉舟地一击,这股可怕的气势让她的攻势为之一阻,纵横江湖多年的红花鬼母也没有见过有谁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甚至这股力量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红花鬼母的十指猛地向后一拉,原来向前攻出的十余根套在指上的天蚕丝,一下子全都收了回来,变成密如蛛网,形成了一道完美的防御屏障,而从这些天蚕丝编织的丝网空隙,她可以看到天狼的双眼已经一金一红,宛若妖孽。 鬼圣和金不换这会儿已经分别和万震与端木延师徒交上了手,而那个状若顽童的公冶长空却是拖着两行鼻涕,乐呵呵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天狼交手,对其他战成两团的人视而不见。

天狼只感觉周身的压力一松,知道红花鬼母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斗气,转攻为守了,他发出了一声恐怖的狼嚎,这种战吼让他热血沸腾,前世的记忆迅速地复苏,他的肌肉因为体力冰火两重内力的激荡而变得异常痛苦,体内的真气就象要爆裂一样,而两只眼睛因为过度的充血而变得血红一片,连瞳孔都象要滴出血来。

公冶长空哈哈一笑:“好玩,真好玩,太有意思了!”他的周身瞬间腾起了一阵极强的蓝气,一身的衣服象是个被吹胀的气球,连一张有些婴儿肥的胖脸,也变得象是个充满了气的泡泡,整个五官都变了形。 天狼大吼一声,大地都在他的这声怒吼中颤抖,一招天狼灭世斩,全身的劲道都顺着斩龙刀澎湃而出,汹涌的气劲就仿佛滔滔大浪一般,山呼海啸般地涌向红花鬼母,在她的双眼中,只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红色恶狼,张牙舞爪地向着自己扑来,那巨大的狼爪高高提起,锋利的狼牙仿佛要将自己生生撕裂。

十余根天蚕丝布成的天罗地网,在这毁灭性的暴发力而前显得不堪一击,红花鬼母那紫色的护身气劲被红色的气流震得消失得无影无踪,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也象断线风筝似地,给震得倒飞出去。 天狼双手挥舞着斩龙刀,顺着这股一往无前的气劲,连人带刀一起向前,他的眼里只有红花鬼母一个目标,趁着对方暂时被自己震飞,无抵抗之力时,将其重创甚至是击毙,这一战也就赢下了,而且,天狼斗气爆发时的那种巨大*痛苦也让他痛不欲生,满心满脑都充满了杀戮的渴望。

就在天狼穷追鬼母不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气劲仿佛撞到了山一样沉重的一股气墙,而对面排山倒海般的一股巨浪向自己袭来,压得自己的胸口一阵气短胸闷。 天狼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清醒异常,红花鬼母那后飞的身影从他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只非金非铁的沉重钢球,迎着自己那汹涌的刀气,闪着莹莹的蓝光,径直向着自己的胸口袭来。 天狼的双手手腕一转,斩龙刀在空中倏地一转,划出一道巨大的刀弧,向着如流星来袭般的两只钢球划去,他知道自己刚才全力攻击,这一下只能攻不能守,任何的退让不仅无法挡住这巨大的钢球来袭,更是会让自己全身的气劲倒转,让自己的经脉爆裂而亡。

红色的刀弧撞上了两枚蓝色的钢球,“呯”地一声,一声巨响,一股震天动地的响声,伴随着巨大的外溢气浪,震得在场的众人个个站立不稳。 武功稍差一些的正邪两派成员,尽管离着打斗之地有二十丈开外,仍然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气劲袭来,纷纷使出各种上乘武功,或一飞冲天,或闪身急退,或运起十八铜人罗汉之类的硬功相抗,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而贺青花,六指蝙蝠,智嗔等几名武功最高的高手,尽管原地不动,却也是被这气浪震得须发皆张,衣袂飘舞,相顾失色。

正在圈中打斗的鬼圣,金不换,万震与端木延师徒五人,也被这气劲所震,一阵飞沙走石蒙住了眼睛,各自舍了当面的对手,向后跃出,运起护身的武功,把周身挡得是水泄不通,维持一个二尺见方的气劲圈,保护着自己不被这罡风伤到,箫影如林,刀光似海,剑气如虹,杖影如山,五大高手各施所能,周身的护体气劲与这气劲激荡,“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如爆豆般一刻也不得停歇。


本月热点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