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英曾与蒋纬国有缘 婚后令其终身仰慕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大全 > 当代诗歌,time:2019-05-15 20:00
上一篇:蒋晓云推新书"民国素人志" 被称"又一张爱玲 下一篇:蒋雯丽出新书忆"姥爷" 过程中曾获作家六六鼓励

本文摘自《百年中国家族传承记:家世》作者:余世存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有限公司蒋氏父子几乎是特定的称谓,蒋介石和蒋经国。 而蒋介石的另一儿子蒋纬国没能得享这一荣誉,他对现当代史的影响几乎微不足道,远不及父兄。

但他的人生也相当传奇。 虽然比较普遍的看法是,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养子,实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的儿子,但蒋介石对他并没有见外,而是视若己出。 蒋纬国后来称蒋介石为父亲,称戴季陶为亲爸,这也反证蒋介石的人情味。 在幼年时代,蒋纬国甚至比蒋经国更为亲近蒋介石。 经儿可教,纬儿可爱。 蒋介石日记中,多次记下他喜爱纬儿、关心纬儿身体和学业的心情。 吾游此山之第一次即我祖父领我前往,跳跃放浪,无异今日之纬儿。 近日甚想纬儿,恨不能与其同行耳。

下午在家课纬儿,出外十日,纬儿品学皆有长进,心甚喜也。 虽然经纬之名取自孙中山,但蒋介石对两个儿子经天纬地、一文一武的设计算得上成功。 经国言行有板有眼;纬国性格活泼,在某种程度上有公子哥儿或贵族气了。 二人都是高富帅,但二人的成长也都吃过苦,他们的成长经历有幸也有不幸。 蒋经国在苏联学习,造就了坚忍的政治性格和刻苦奉行的作风,见过斯大林;蒋纬国少年立志从军,在德国留学时曾在德军服役,也见过希特勒。

纬国跟经国的性格不同,二人仕途也大为不同。

在经国回国成为父亲着意培养的接班人后,纬国的政治前途几乎是可有可无的。 虽有传言蒋介石不栽培他,但在父兄执掌最高权力的情况下,蒋纬国的权力心淡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跟父亲的关系一直不错。

抗战开始,蒋纬国回到国内,焦头烂额的蒋介石心情大好,问他对国事有何感想。 蒋纬国回答:父亲,我知道我不应该离开。 你看我一走开,你们就搞得乱七八糟。

蒋介石听后开怀一笑,这也是难得的父子天性交流。 蒋纬国后来说他们父子关系:不只是父子的感情,也有长官部下的感情,到后来变成好朋友,他一有烦恼就会找我去陪伴他。

如果说蒋介石跟蒋经国之间多是军国大事,他跟蒋纬国则是家事居多了。 有意思的是,蒋纬国的情感生活之丰富不比父兄逊色,且一波三折。

最早他跟蒋百里的女儿蒋英有缘,蒋英后来成为钱学森夫人,使他只能终身仰慕。

后来他跟石静宜相恋结婚,不幸石静宜因心脏病早死。

在苦闷中,他认识了中德混血儿邱爱伦,虽然邱父不看好偏安台湾的蒋氏政权,但蒋纬国追求四年修成正果,婚后四年收获爱子蒋介石最小的孙子蒋孝刚。 从蒋氏父子的婚姻家庭生活中,可以看出他们开放包容的胸怀。

当我们还在为胡同里的洋媳妇津津乐道时,中西汇通早就是蒋家的生活内容了。 但蒋家同时也是古今包容的。

蒋纬国回忆说,父亲不仅会看面相、风水,还懂得经营。

一次到慈湖的小煤矿,虽然矿坑脏乱,蒋介石看出这是一块好地。 第二次去慈湖时,蒋介石带了一个罗盘,对第一次见到罗盘的蒋纬国说:你们光晓得有三百六十度,其实中国罗盘有三百六十五度又四分之一,每天有一度。 就是三百六十五天外加六小时,其实这六小时是五小时四十八分四十六秒。

罗盘里面有六十四卦的卦位,六十四卦里面每一卦有一百分刻,蒋纬国联想到军事除了三百六十五度之外,还要有六千四百个定位,如此才能定得精确。 蒋介石一面教儿子使用中国罗盘,一面寻找他心中的方位,确定下来后,他让蒋纬国打听:你打听打听,这个地方他们卖不卖的,如果要卖,我们就买下来。

蒋家把那块地买下来后盖了一个四合院,完全按照溪口乡下的老四合院的样子盖。

据说,蒋介石看中的这块地在风水上极有讲究。 因为莫须有的湖口兵变事件,蒋纬国失去了军权,他在父兄的天下里投闲置散,只能做一些军事教育、战略研究。

在父兄的视线中,蒋纬国除了继续公职外,还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他跟三教九流打交道,活跃于民间社团,认识了不少江湖能人异士,以至于他后来一度给蒋介石用气功治病。 以留德的理性而能接受中国底层的神秘玄学,这再一次说明蒋家人的包容性。

在蒋纬国的心目中,父亲蒋介石的哲学艺术就是包容,化敌为友,比孙子兵法里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还要高明。 很多人批评蒋介石不够心狠手辣,没有消灭与他敌对的人。

蒋纬国认为,如果父亲要用这种手段,他自己老早就被消灭了。

他从来没有处于顺境,一天到晚四面楚歌,不论在政府里或是党里面都是如此。

他不过是高阶的军人,还在一大群军阀里面求生存,他所交往的人都是敌对的,可是他能够与他们和平相处,最后是化敌为友,即或是不与他成为朋友的人,也不再与他敌对。

蒋纬国对父亲是尊崇的,敬爱的,他自承爱讲笑话,但蒋介石过世后,有三年多时间他没有说过笑话。 对性格、作风差异的兄长,他也做到了相忍相让。 父子三人,虽然禀性各异,为人为家为国,都有成绩,尤其为人,父慈子孝。 他们也都寿终正寝。

这可能是两千年来中国专制制度最高权力家庭中极为难得的一家人了。 到1997年弥留之际,蒋纬国一再表示,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看到其父兄能归灵大陆。

本文链接地址:。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